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光明之子的原创情感诗词家园

“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日志

 
 
关于我

朋友们好,我是光明之子,虔诚的基督徒,是大庆作家协会会员,大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理事,诗文杂志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网文荟萃,伊春生态文学,中华诗词报,松基三井文苑,中国作家联盟,诗文驿站,长江诗歌,2010作家诗人风采录,中国作家协会,中國當代作家聯合會,诗文杂志,《周恩来诞辰115周年大型网络纪念活动征文中为中华崛起而读书作品入选网络电子杂志》被聘特约供稿人,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兼副总编。光明愿意给朋友一个纯洁的天空,望来博客的朋友开心畅游,愿朋友们每天都平安幸福。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沧桑之灵》文/光明之子(01)  

2015-12-11 20:25:2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沧桑之灵(01)

文/光明之子


        那一年秋末的子夜时分,王德家的灯还亮着。 王德的母亲王老太太和赵兰的大姐赵青进进出出忙绿着,王德在外屋拉着风箱烧水。

        赵兰,21岁,比丈夫大一岁,此时躺在炕上痛苦不已的高一声低一声呻吟着。接生婆正在做待产工作。

王德在外屋喊:"给我生个“小子”,不生“小子”不给鸡蛋吃,"一向爱说爱闹的王德贫嘴说道。

厉害的赵兰大姐赵青不愿意了,说:"你这是说地嘛话,不生小子不给鸡蛋吃,你再说一个,你还能耐上了你,我看生个嘛都一样,"

王德说:"是是大姐,我是说个笑话!哈哈哈!"

        “用劲、再用劲,”接生婆一边助产一边说着;赵兰用尽了最后一股劲,此时,就听到哇的一声婴儿哭啼,接生婆双手捧着出生的婴儿笑着说:“王老太太,是丫头,高兴吧!”

王老太太笑呵呵的说:“高兴、高兴,“王德”赶紧把热水端来洗一洗,呵呵呵!”

       “ 生个嘛?”王德伸个脖子问,

赵青气冲冲从屋里出来说:“生个嘛,就知道问生个嘛,丫头,怎么地,”

赵青说着就端着盆水进了里屋。赵青与王老太太给婴儿洗好了包好放在赵兰旁边,赵兰毫无表情的看了一看孩子又闭上了眼睛,一把的疼痛一夜的折腾,赵兰无心关心是男孩还是女孩,她只想好好休息休息。

         第二天一早,王德把煮好的小米粥和两个鸡蛋端到屋里桌子上,他扶起赵兰坐好,再把饭端过来一边说道:

“趁热赶紧吃,给你说赵兰,我已经起好名字了,就叫王莹,”一边又看了看孩子,“这孩子怎么老睡觉呢,长得像谁这么丑,”

赵兰一边吃饭一边嘟囔着说:“这么点点,能看出嘛来,还丑还俊的”。

这时候听到外面有人喊:王德,生个嘛?我们来看看你生个嘛,哈哈哈!”

王德从屋里出来一看,大婶、二嫂,都是邻居,都带着东西来的,说:“生个丫头片子哈哈哈!”

大婶说:“王德,赶紧把你丫头从墙头里扔到墙头外面切,你成天说人家生“丫头”就扔到墙头外面切吗,这回你生丫头了你小子怎么不扔了呢哈哈哈!'

大嫂也哈哈笑着说:"是啊王德,你赶紧扔啊哈哈哈!"王德这次无话可说了只跟着哈哈傻笑!

        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眼看就要到年了,王德父亲王老爷子一大早就闹起脾气来,吵得要命!

"我两个多月了都吃些嘛玩意,我这身体能受的了吧!"

王老太太生气地说:“儿媳妇不是生孩子坐月子吗,吃点好的应当的,谁家坐月子不吃点好的呢,你从年轻就这样吃独食惯了,你又不坐月子就少吃点吧!”

王老爷子:“我怎么了,我也是一把年纪了,分家,不行分家,分家。”

王德说:“娘,别嚷嚷了,别嚷嚷了!”

赵兰在里屋一边给孩子喂奶一边流泪生气。

         还有些天就要过年了,王德忙着刷房子,赵兰洗被褥,王老太太忙着过年的馒头,就王老爷子一个人闲着,

王老太太说:“你没事看看孩子,别站这碍事!”

王老爷子一听急眼了,“一个丫头片子有嘛好看的,不是没有哭没有闹嘛,从生下来我就没有怎么听到这孩子哭几回,死老太婆你就不能看我闲着,我让你和他们分家你就是不让,分家了我想吃嘛就吃嘛!”

王老太太:“这家有嘛分头,要不是我织布能卖点钱日子就很难过,庄家也不出多少粮食,你成天闹嘛。”

一边的赵兰已经忍不住了,说:“爸,你这是嘛意思,俺嫁到你这家来没有过过一天消停日子,成天闹分家分家,分吧!你愿意怎么分就怎么分,俺回娘家,等这家分完了我再回来。” 

赵兰说着穿上厚衣服走出家门,王老太太一看赶紧喊王德,“你快着把孩她娘叫回来,大过年的回家了叫亲家母怎么想。” 王德赶紧跑出去撵赵兰回来,

王老爷子也气不过:“走走吧!走了就别回来,”

 “死老头子,都是你闹腾的,这年咋过呀,”王老太太说着掉了眼泪。

       赵兰一边飞快的走着一边抹着眼泪,王德追上来一把拽住赵兰嚷嚷道:“大过年地你往哪切(去)给我回切”,

“不回切,你这个破家要嘛没嘛还成天闹分家,早知道你这样的家庭我说嘛不能跟你,” “你走了孩子又哭又闹我怎么弄,”  王德赵兰在路上拉拉扯扯半天,王德怎么也拗不过赵兰,两手掐腰气的歪着头看着赵兰愤怒离去。

       王老爷子王老太太看王德一个人回来就知道赵兰真的回娘家了,

王老太太:死老头子,都是你闹的,孩子成天哭咋弄啊!” 说着抹着眼泪。王老爷子一听急眼了,

“王德,你小子现在就抱着孩子送赵兰娘家切,她愿意嘛时候回来就嘛时候回来”王德坐着一动不动的生气。这时候王莹哽叽哽叽哭闹了,已经好几个小时没有吃奶了,小王莹越哭声音越大。

王德家就挨着大道边,村里人来来往往路过家就听到王德家一直吵吵闹闹,现在又是孩子哭个不停。

村里人在外面听热闹,七嘴八舌说起来,“老爷子又闹上了呵呵呵,两天不闹三天早早的,好像赵兰回娘家了,你听这孩子哭地,都不是个好哭。”

         “你还坐在那里干嘛?还不抱着孩子给她娘送切。” 

王德眼睛翻了老爷子一眼起身进屋,伸出手竟不知从何处插手,

王老太太走过来,“我来吧!”

王老太太把小王莹包裹好递给王德说:“赵兰娘家远别冻着孩子,你走快点,见了丈母娘多说些好的,也好叫赵兰早点回来。” 

王德:“我知道了娘”。

          王德抱着小王莹一路走呀走,小王莹一会哭一会睡。赵兰娘家如果走近路十五就里路,如果走原路就要走二十里路。王德抱着小王莹一会胳膊露出来了,一会一条腿露出来了,于是王德就找个被风的地方从新包一包,冻的小王莹全身发紫都不是个好哭。

王德气的自言自语骂骂咧咧的,“你这是个嘛塞嗨子,不管不顾的走了,你这是个嘛玩意呢!这不是要把孩子冻死吗”。

王德包好了孩子裹在自己怀里又继续走。王德不知走了多久,此时天已经黑了,王德抱着早已经不哭的王莹终于走进赵兰的娘家!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