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光明之子的原创情感诗词家园

“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日志

 
 
关于我

朋友们好,我是光明之子,虔诚的基督徒,是大庆作家协会会员,大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理事,诗文杂志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网文荟萃,伊春生态文学,中华诗词报,松基三井文苑,中国作家联盟,诗文驿站,长江诗歌,2010作家诗人风采录,中国作家协会,中國當代作家聯合會,诗文杂志,《周恩来诞辰115周年大型网络纪念活动征文中为中华崛起而读书作品入选网络电子杂志》被聘特约供稿人,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兼副总编。光明愿意给朋友一个纯洁的天空,望来博客的朋友开心畅游,愿朋友们每天都平安幸福。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情感浓烈的一组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  

2013-03-05 23:54: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本组油画节选自《永远消失的村庄》作品。认真看后感慨很多,现在的都市人,大概对农村的记忆早已模糊,于我而言,却是刻骨铭心的乡愁乡恋,一生再也无法抹去和释怀。

现在城市的生活物质上确实比当时的农村“富足”一些,但却远没有儿时农村生活的幸福和快乐——一种自然的幸福和快乐。现在的农村也远非当年了,变了,一切都变了。当时到处可见的各种各样的水果树、老房子、老磨坊现在没有多少了。不见了儿时的伙伴。一切恍于梦中。一声嘘唏,几声叹息!

刻骨的乡愁乡恋,浓浓的往昔思念。 回忆的点点滴滴,不禁使人感慨万千。曾经的灿烂年华,曾经的纯真无暇,都一去不复返了。游走在高楼大厦中,已经快找不到方向了。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砍柴的孩子,在路边休息。也许太重了,也许在农村,砍柴是必修的。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少女溪边完衣,永远是最美丽的风景,她们最后都嫁给了谁?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牧羊的爷孙俩,还记得蓝蓝的天吗,城市的天空早已污浊,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和母亲在一起,那时,母亲很年轻,如今已经两鬓苍白。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割草的小女孩和狗。在农村,狗是必备的,是回忆里很重要的一部份。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谁家的新媳妇?你们可曾记得嫁娶之时的羞涩。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兵哥哥的来信,信上可有归期?女人的爱啊,真的很长。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刺绣,是农村姑娘的必修课,那时的母亲和她的几个姐妹,都是相当精湛的,会绣很多东西。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小媳妇回娘家?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奶奶的记忆,很多农村的娃是这样带大的。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兄妹在挫玉米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牧羊的女子是村里的一道风景。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草堆也曾是乐园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安静,调皮的猫喜欢到处爬着睡觉,家里可有不捉老鼠的懒猫?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记忆的焦点,曾经很清晰的记得这里,每一块石头,每一棵树,每一寸土地,如今都只在梦中,早已模糊不清,谁曾记沧海桑田?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低头深思?还是想念父母?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在农村,兄妹(姐妹)之间的感情真的是非常好, 想起那时的时光,总会泪光闪闪,明媚的阳光,慵懒的猫,都是非常美好的画面。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失乐园:城市化?沙漠化?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摇篮边安眠曲,最美的歌声永远是母亲的,那时的我们,未曾预知我们最后将远走天涯,古训云:母在,不远游,远游必有方。最后的最后,我们迷失了方向。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小伙伴,如今早已各奔东西,相隔天涯,见一面也是奢侈,童年灿烂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梦中的唢呐,儿时梦中经常出现,希望能拥有一只,是最大好那种。只是在我们那地,唢呐是跟丧事联系在一起的,有些地方,嫁娶也是要吹的。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姐弟俩,姐姐背着弟弟,还有阿黄,姐妹们,你们可曾这样背过?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姐姐在给弟弟喂饭,还要吹一下,以免烫伤, 在农村,以大带小,是最常见的,最纯洁的兄妹(弟)情谊,血浓于水的感情啊,大概今天独生子女很难想象。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父母在地里耕作的身影永世难忘,经历方知耕耘之苦。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满头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是慈祥的标志,在孩提时代,他们的兜里总有糖吃,只是如今,早已作古,青山埋骨,何处可再追寻?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父亲的身影,总是一如既往的乐观。可是如今,我们出来了,父亲却留下来,成为思念的对象 。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阳光照到闺房来,是谁惹谁的相思?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农村的知识分子。农村很需要有文化的人。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熟睡的闺女,看着觉得很美好。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回家,是否一如从前?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那时的我们,小时候都很羞涩不停在玉米粒里抓来抓去,父母也总是安静的待在身边,不知不觉就这样长大,他们的身影已经模糊。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还记得一直伴随我们长大的小狗吗?我们是不是缠着奶奶要去地里找爸爸妈妈,很热的天,她们怎么经得住我们磨?带头巾的小女孩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谁家的姐姐,最羡慕有姐姐的小伙伴,有姐姐,真的很幸福。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水牛和牧童,经历的时候总觉得很无聊,放牛的时候还要割草什么的,偶尔假装肚子痛,想躲过去,可是弟弟妹妹都没长大,只有自己,逃无可逃,责任的第一条就是不逃避,这是很多年后才懂的。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是否还记得儿时坐在门槛吃饭,面对夕阳,是否还记得母亲呼唤的声音,时候还记得馋馋的狗一直盯着我们的碗看,因为我们总是把碗打泼,那是可爱的狗狗们期待的。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劳动,一家人一起,你想起了什么?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慈祥的祖母。是否还记得她老人家为我们祈福的身影?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小桔灯?蒲公英再飘,多美好的时光 。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溪边小憩,很悠然的一张脸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太阳落山了,等待丈夫的归来。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小夫妻,很美好,可有买新房的苦恼?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三个兄妹,那灿烂的时光不再有。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男孩的目光总是注视着远方。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夕阳中,看到旁边的向日葵了吗?很久没有看到了。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好沧桑的轮廓,是谁家父亲的背影。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少女,这个动作台熟悉了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你在他乡还好吗?民工的大潮,工业化、城市化,造就多少悲欢离合,也许永远无法确知,一年盼一回,也许只有等待过的人才知道其中甘苦。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看到就想哭,很纯的眼睛,不忍弗她意。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抚琴女,大概只有地主家小女才有。关于地主,其实也有很多故事。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父亲和母亲,他们已经老了,一直没有听她们埋怨过生活,一直在鼓励我们前行,曾经,在我们眼里,他们是山,感觉自己怎么长,还是没有他们高,如今,佝偻的身影,我再也不敢和父亲站在一起,不敢看关于他的照片,时间的洪流带走了他们青春,也即将带走一切,我们如何面对?

油画《永远消失的村庄》赏析【组图】 - 石庆 - 石庆的博客

儿时的你,是否也曾像画中的小阿哥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